综合资讯

环保禁令倒逼固废再生行业转型升级



  根据《再生资源行业发展前景与投资分析报告》,2010年我国再生资源行业市场规模在2193.3亿元左右,2016年市场规模达到3967.3亿元,2010年至2016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0.38%,行业规模连年增长。虽然我国再生资源市场前景广阔,但由于起步较晚,目前行业仍处于市场化发展初级阶段。同时,随着“洋垃圾”禁令的实施和国内环保政策收紧,国内固体废物再生行业面临较大转型升级压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大大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在生态环境保护领域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创新。按照十八大“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国家相继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等数十个生态环保领域的重要政策文件。
  在政策的持续引导下,我国环保事业取得了显著成果,人民生活环境质量进一步提高。根据《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2017年以来,我国蓝天保卫战成效显著,全国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PM10)平均浓度比2013年下降22.7%;水污染治理成效显著,全国地表水优良水质断面比例不断提升,36个重点城市建成区的黑臭水体基本消除;土壤污染状况详查已全面展开。
  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已成为生态文明建设稳步推进的必然要求。面对巨大的固体废物量,作为绿色循环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并存的再生资源行业受到广泛关注。
  近年来,我国固体废物产量和进口量惊人。根据环保部公布的《2017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2016年全国214个大、中城市一般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为14.8亿吨;2016年我国进口固体废物4657.9万吨,其中限制进口类固体废物4442万吨。
  自2010年商务部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的引导意见》之后,国家在推进再生资源产业发展方面不断布局。党的十九大也提出要推进绿色发展,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构建市场导向的绿色技术创新体系,壮大节能环保产业、清洁生产产业和清洁能源产业。
  为攻克“洋垃圾”顽疾,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要求到2019年年底前逐步停止国内资源可以替代的固体废物进口。2018年新发布的《进口废物管理目录》将废五金类、废船、废汽车压件、冶炼渣、工业来源废塑料等16个品种固体废物调入《禁止进口固体废物目录》。根据环保部公布的《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2017年实现固体废物进口量同比下降9.2%,其中限制类固体废物进口量同比下降12%。
  在环保监管约束下,我国再生资源产业市场规模和效率有所提高。根据《再生资源行业发展前景与投资分析报告》,2010年我国再生资源行业市场规模在2193.3亿元左右,2016年市场规模达到3967.3亿元,2010年至2016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0.38%,行业规模连年增长。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能力达到63.8万吨/日,无害化处理率达97.14%;农村生活垃圾得到处理的行政村比例达74%。按照《循环发展引领行动》的指标要求,到2020年,主要资源产出率比2015年提高15%,主要废弃物循环利用率达到54.6%左右,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达到73%,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85%,资源循环利用产业产值达到3万亿元。
  虽然我国再生资源市场前景广阔,但由于起步较晚,目前行业仍处于市场化发展初级阶段,与发达国家相比依然存在技术含量低、产业集聚度低、产业小而散、资源回收利用效率低下等问题。同时,随着“洋垃圾”禁令的实施和国内环保政策收紧,国内固体废物再生行业面临较大转型升级压力。从短期来看,固体废物再生行业正面临阵痛,许多企业出现经营困难甚至被迫退出市场;从长期来看,这是再生行业转型升级的必经之路。
  合理、精细的垃圾分类处理能够从源头上有效减少垃圾的清运量和最终处理量,减轻末端处理压力是垃圾回收的前提。《垃圾强制分类制度方案》明确提出,到2020年,重点城市生活垃圾得到有效分类,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重点城市,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覆盖率达到9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5%以上。《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首次提出垃圾计量收费,旨在进一步促进垃圾分类,从根源上降低再生资源收集难度和成本,引导全社会形成垃圾分类的环保意识。此外,在设置生活垃圾收集容器时要充分考虑回收便利性,还要推动再生资源回收网点与生活垃圾收集站的整合,实现垃圾清运和再生资源回收两个网点紧密衔接。
  回收和互联网的嫁接是提高再生资源回收效率的新途径。2016年,商务部等六部门发布《关于推进再生资源回收行业转型升级的意见》提出要推广“互联网+回收”的新模式。同时《“互联网+”资源循环行动方案》也提出要支撑回收行业建设线上线下融合的回收网络。一方面要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新技术,建立或整合再生资源信息服务平台,有效提高回收企业组织化水平,降低交易成本,优化再生资源产业链。例如,智能再生资源分类回收平台——小黄狗,采用对生活垃圾前端返现分类回收、中端统一运输、末端集中处理的“智能回收” 新模式,能够有效解决垃圾回收“最后一公里”问题。另一方面要完善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促使再生资源交易市场线上线下结合,降低回收交易成本。
  分拣加工企业上游连接垃圾回收、下游连接加工利用企业,是再生产业链的关键一环。在转运和分拣环节,要鼓励研发和引进自动化、智能化的再生资源回收、分拣、加工设备,提高分拣加工的科学化、精细化水平,促进与产废环节和加工利用环节的充分对接。
  在加工利用环节,废旧商品分拣中心、加工处理基地与垃圾末端处理设施要充分衔接。通过协同发展,提高生活垃圾在回收、分拣、利用等环节的运作效率,提升再生资源回收率。
  此外,再生产业园区的规范化建设能够有效解决再生资源产业链短、集散市场功能单一、再生企业小而散的问题。按照环保产业园区的标准建设拥有深加工能力和环保集中处理设施,能够实现资源规模化、高值化利用的再生资源加工园区,是提升再生产业集聚效应的有效途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