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澳门十大赌场排名

《中国能源报》:朱永芃:火电行业今年应该可以翻身



全国政协委员、国电集团企业总经理朱永芃:
火电行业今年应该可以翻身 

 
   身形高瘦、思路清晰、语速极快,这是《中国能源报》记者对国电集团总经理朱永芃的第一印象。3月1日,本报记者在北京会议中心对朱永芃进行了独家专访。从火电到清洁能源、从煤矿到页岩气,短短十五分钟时间内,朱永芃和大家细细分享了一个老电力人的骄傲与“哀愁”。
  中国能源报:在火电投资连续七年下降的背景下,未来国电集团的发电结构有无调整?
  朱永芃:中国以煤炭为主的自然禀赋结构短期内难以改变,所以火电肯定要发展。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火电利用小时数直线下降,电量增量也比较低,这与国家调整经济结构有关,也与过去几年火电发展速度过快、规模过大有关。国电集团今年投产的火电是历年最少的,约为三百多万千瓦。但投产少不等于发展速度慢,国电集团今年准备把火电作为企业发展的重中之重,加强对火电的管理与建设。我个人感觉,从去年开始火电行业基本扭亏,虽然大的盈利还没有出现,但相信今年利润水平应该可以翻身。未来一两年,将有大发展。
  中国能源报:现在煤价下跌,对于电企而言,是不是煤电一体化的好时机已经到来?
  朱永芃:煤电一体化是很好的出路,但这些年情况比较复杂。现在的煤价是全国定价,和秦皇岛定价标齐之后,就没有低价的概念了,当年坑口电站的低价已完全体现不出来。今后大家还是要坚定不移发展煤电一体化,但是在政策方面还需进一步考量——已经没有坑口电站煤价这种说法了,坑口电站的电价怎么调整?而且资源外送也很不经济,比如现在大同电厂不用眼前坑口电站的煤,却跑到内蒙拉低价煤,这是很大的矛盾,今后要着力解决。
  中国能源报:去年国电集团发布了几则挂牌转让煤矿股权的交易信息,这是否意味着煤电一体化的缩紧?
  朱永芃:股权转让容易造成误解,其实那是大家多年前参股的一家煤矿,资源很好,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投产。国电集团这两年想减负,处理掉一些缺乏控制力的、质量差的、多年亏损的资源。但这件事基本没有做成,因为价格谈判没有达到预期目标。
  中国能源报:作为电力企业,管理煤矿最大的不利因素是什么?
  朱永芃:关键还是安全,煤矿出那么多事,国电作为新手压力很大。好在大家比较幸运,大部分是露天矿,安全问题比较好解决,但也有环保问题。井工矿大家都加大安全投入,加强管理。大家煤矿年产量七千万吨,基本没出过大事。五大电力集团管理煤矿都还不错。
  中国能源报:今年是电煤合同并轨第一年,国电合同煤完成情况怎么样?
  朱永芃:总体比较满意,前段时间秦皇岛煤价还在下调,目前判断,煤价可能会有所上升但幅度不大。大家很欣慰,煤价多年连续上涨的趋势终于得到遏制,火电可以正常发展了。电煤合同并轨以后,各地区发展并不平衡,有的地区计划煤价格已经高于市场煤了,有些地方情况则相反。
  中国能源报:能透露下现在完成情况吗?
  朱永芃:五大电力集团总体都没有与大的矿业集团签约,价钱方面还在谈,这是个博弈的过程。现在电力集团话语权强一些了,自主选择面也相对宽了一些。预计今年煤价在去年12月基础上还会下降二三十元。这个数字尚在分析中,还没有最后确定,但大家已经在按照这个数字做预算了。
  中国能源报:最近空气质量问题备受关注,《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要求从2014年7月1日起,除特殊机组氮氧化物排放量要求达到200毫克/立方米外,其余达到100毫克/立方米。国电集团在这方面有什么措施?
  朱永芃:虽然困难很大,但大家正在全力以赴做这件事。目前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是脱硝催化剂供不应求。虽然国电集团自己也在生产催化剂,但情况仍不容乐观。这不是技术上的问题,其难点在于投资。国家脱硝补贴政策不能满足目前投资的需求,故而大家希翼国家政策能快点到位。
  中国能源报:国电也参与了去年的页岩气探矿权招标,今年有何打算?
  朱永芃:页岩气这方面目前没什么进展。虽然参加了投标,但都没有中标。当然,这与我本人的决心也有关系。现在页岩气热劲儿不像去年下半年那么高了,美国和中国地质状况也不一样,贸然进军页岩气风险很大。电力工业搞煤炭已经是门外汉了,现在还要搞地下的页岩气。如果压力与投入过大,大家就不想再争取了。
  中国能源报:国电在新能源发展方面有何计划?今年准备投产多少?
  朱永芃:大家还是要坚定不移发展新能源。资金再紧张,困难再多,大家对新能源的支撑也没有减弱过。虽然今年调整压缩了一百亿元的投资规模,但大家将新能源投产规模定在250万到300万千瓦,这个速度很快。去年年底大家风电已经达到1500万千瓦装机,位居全国第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