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杰出人物风采

水覆流年砺炼成“刚”

——记集团企业十大杰出人物、大渡河企业总经理助理、计划发展部部长陈刚



  “白了少年头?”
  38岁的陈刚并没有留意自己头上突然间多出的白发,直到有一天在电梯里被同事略带心疼的言及,陈刚才发现镜面里的自己竟然有点像个小老头一样:银丝一根一根。所以陈刚回了同事一句岳飞的绝唱,只不过说这句话时嘴角轻轻向上一扬,微微一笑。显然,他表达的情绪并不是壮志未酬的悲壮,相反,还有些“自豪”。何以如此?陈刚笑而不语。
  自2001年开始的十余年时间里,在集团企业领导和大渡河企业领导带领下,陈刚和他的团队核准了962.8万千瓦水电项目,储备水电资源2851余万千瓦,并购中小水电88万千瓦,分别占集团企业核准水电的79%,储备水电资源的48%,并购中小水电总量的19%。对于水电匮乏的集团企业而言,这无疑是优化装机结构,提高清洁能源占比的最有力贡献。
  笑而不语,内涵恐怕要从这些数字里品悟了。
  初出茅庐
  时光先回溯至1994年。
  19年前那个秋天,站在四川大学门口的陈刚,怀揣红色录取通知书,神色凝重。想到父亲和母亲为凑足自己学费时的艰难,陈刚坚硬的心瞬间被融化在一颗颗苦涩的泪珠里。那一刻,陈刚做了影响他今后学习生涯最重要的一个决定:以学养学,用最好的成绩拿到最高的奖学金。
  四年后,当陈刚作为西南唯一一名全国十佳优秀学生标兵,高高地站在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上时,禁不住泪洒当场。
  研究生毕业,陈刚放弃了留校任教的机会,也婉拒了几家事业单位的邀约,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刚刚成立不久的国电大渡河流域水电开发企业(以下简称大渡河企业)。很多同学不明白陈刚的选择,他给出的理由是,“可以在专业领域专注做一件事”。
  进入大渡河企业后,陈刚接手的第一项工作是尽快促成提出一套瀑布沟水电站移民优惠政策争取方案,籍此争取省里对瀑布沟水电站移民政策的支撑。陈刚心里清楚,自己要做的事情责任重大,与专业、爱好无关,但事关全局。
  此后,陈刚翻阅了大量国内关于水电开发与移民政策的书籍,为取得瀑布沟移民实物指标,他频繁去“蹲现场”,几乎踏勘了整个库区。通过一遍遍的类推、对比,一次次的测量、考证,陈刚积累了大量第一手基础资料。
  “办公桌上堆满了书和报纸,只要在办公室,就会把自己埋在书堆里,很少与人交流。经常看到他一边啃馒头,一边看资料,头发长的都遮住了眼睛。”现任大渡河企业人力资源部部长的汤敏先陈刚三个月进入企业,当时她的工位就在陈刚背后。对刚到企业没多久就被压上重担的陈刚,汤敏的记忆格外清晰。
  瀑布沟移民安置是一项庞大、复杂的工程,起草这样一份方案,不仅要求查阅大量文献资料,掌握充足的一手数据,还要组织各种咨询会,听取各方声音。为了尽快完成该方案,陈刚和几个年轻的同事经常会通宵达旦地整理各种资料,有时一周回不了一次家,办公室的椅子,工地帐篷里的硬板子频繁地被他们当“梦床”。
  三个月后,大渡河企业提交的方案得到了专家和省里的一致认可,对瀑布沟水电站的开工建设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同事们由此初识了陈刚的“痴”劲。但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看似柔弱、一FaceBook生气的男孩会在以后的岁月里成为企业“攻城拔寨”的悍将。
  人生历练
  成长,总是会伴着些烦恼和痛苦。
  在学校和陌生人说话都会脸红的陈刚,接手的第二项工作是被人形容为“跑断腿、磨破嘴”的报批工作,特点就是要和形形色色的陌生人打交道。像瀑布沟这样的大型水电项目,报批涉及的相关部门有20多个,而每个部门又涉及县、市、省、国家四级,还有咨询审查单位等,陈刚和他的同事们至少要进60家单位的大门,接触上百个陌生人。
  陈刚开始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自己这样的书呆子做这项工作,但第一个要报批的瀑布沟水电站,自己内心根本无法拒绝。因为它承载着太多的希翼和梦想。
  陈刚开始硬着头皮奔走于国家电网、中咨企业、水规总院、国家环保部、国家发改委之间,利用准备、补充各类资料,组织项目各种审查评估的工作之便,练胆,炼脸皮,同时练着协调各方关系。
  “开始还怕,后来干脆放开了,谁也不怕了。反正开始都不认识,说什么也不会掉一两肉。如果一味清高,只会让自己成为孤芳自赏的寡人一个。”陈刚说,或许当初领导让自己负责这项工作是无心之举,但却补了自己的“短板”,是典型的无心插柳柳成荫。
  说到“厚脸皮”,陈刚的同事为记者讲了几个小故事。
  有一天,陈刚和同事去某部门办事,上午进门便碰了一鼻子灰。下午陈刚又要带着同事去这个部门,同事特别难为情地说:上午被人臊成那样了,还有什么脸去人家办公室。陈刚一听便笑了,“干大家这项工作,‘千锤百炼’炼的就是一张脸皮。再说这是公对公的事情,谁也不亏欠,臊啥呢?”
  有一年夏天,陈刚去发改委报送某个项目的材料,到了负责部门后,还没等自己拿出材料,收材料的领导就被叫着去开会。对方的办公室不大,没有落座的地方,陈刚就干站了三个小时,一直等到这个领导开会回来。对方见着陈刚就很惊讶地说,你没走呢。
  故事讲得很轻松,蕴含的却是陈刚百折不饶、持之以恒的韧劲。
  正是凭借这种“厚脸皮”精神和攻坚破难的勇气,陈刚和他的团队在数年内“攻城拔寨”,接连拿下了多个“硬骨头”。先是取得了瀑布沟电站可研和开工报告审批,完成了66万千瓦深溪沟水电站所有前期工作,使工程正式开工建设,接着在2009年取得瀑布沟360万千瓦装机容量的优化调整批文,确保了装机260万千瓦的大岗山水电站在2010年通过国家核准,又分别在2011年和2012年完成装机170万千瓦猴子岩水电站核准、实现枕头坝一级、沙坪二级水电站106.8万千瓦同时获得国家核准。
  然而,看似容易出成绩的前期报送工作,背后究竟隐藏了多少艰难和汗水,也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深切地体会到。
  瀑布沟水电站实现双投的日子在2009年12月23日,此时据瀑布沟水电站项目建议书被国务院正式批准过去了整整7年,其间电站曾一度停工,焦虑每日如影随形。这一天,陈刚和他的同事们,等了整整7年。
  为学痴醉
  瀑布沟水电站的建设经历就像是一场人生的洗礼,如果没有亲历这样的磨砺,便不能完成人生的蜕变。
  陈刚在这里完成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角色转换。多年前那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文弱书生,与陌生人说句话都会害羞脸红的陈刚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坚强果敢,不断超越自我的陈刚。
  只不过,在他的身上,学习的痴劲一直没有变过。
  “坐飞机时大家都会睡一会,而陈刚上了飞机书和报纸便不离手;企业为每间办公室悬挂了不同的书画作品,陈刚却让同事帮他挂了两幅巨大的中国和四川省的水域分布图。”作为陈刚团队中的一员,计划发展部部长助理唐茂颖对陈刚最直接的评价就是“爱工作,爱学习”。
  师出同门,如今又同在计划部的段斌曾给师哥陈刚做过一项统计:工作这些年,他笔耕不辍,个人累计在省部级及以上刊物发表科技和管理论文21篇;在承担繁重工作任务的同时,他仅用了四年时间便完成了博士研究生深造;他提出的‘半开门后再开门’的方法,解开了‘规划符合性论证—水保—环保—可研’这一水电工程核准报批循环死套,成功获得了双江口、猴子岩、枕头坝一级、沙坪二级等水保和规划符合性批文……
  如果留心就会发现,陈刚为学痴醉总是会与某种信念紧紧连在一起。当初痴,是为了让父母不再为自己受苦;如今“醉”,则是努力让自己时刻保持头脑清醒。
  学以致用——在一系列项目得到核准并开工建设后,陈刚和他的团队在大渡河企业领导的带领下,居安思危,着眼全球新能源发展之势,开始了企业发展之路的探索和学习,并接连抛出了如何让专于水电开发的大渡河企业更多元化、后续发展更加有力的前瞻性问题。
  适时,正值集团企业转型发展初见成效之时。
  得益于集团企业成功转型的实践经验,陈刚和他的团队根据大渡河企业实际情况,因地制宜,采取先从熟悉领域入手的方法,先后组织并购了革什扎、湾坝河、上河坝等近60万千瓦的中小水电,完成了吉牛、二台子、枕头坝一级、沙坪二级4个水电站CDM项目的国家核准,并历史性地获取了80余万千瓦风电与太阳能发电资源。其中,枕头坝一级是目前国内申报CDM装机容量最大的项目,预期每年将为企业新增收益超过4000万元。
  事实证明,转型发展为企业带来了的是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2012年,大渡河企业综合产业营业收入超过1亿元,利润超过了3000万元。
  情埋心底
  在陈刚2012年的工作述职报告里,记者留心到了这样的表述:
  你们经常牺牲周末时间组织各种咨询、审查和评估会议,经常加班加点编写汇报材料,熬更守夜千杯万盏为公关批文。作为部门长,我为你们放松解压做得不够;
  给家里人许诺说今年任务可能稍轻松一点,可以多陪陪他们,但事与愿违,911以后周末时间也基本牺牲了。
  这是陈刚对2012年9月11日后时光的感慨和对同事、家人表达的歉意。那时的陈刚,刚刚被任命为瀑布沟分企业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加上大渡河企业总经理助理、计划发展部部长的职务,他的头上一下子有了四顶“帽子”。
  岁月无痕,压力有形。也是从那时开始,同事们发现,陈刚头上的白发愈来愈多。
  “肩负企业发展规划的编制,项目审批的统筹等重任,每一项,都容不得丝毫的差错,而他却把这几项工作都做得恰到好处。”大渡河企业总经理工作部部长助理孙剑炜坦言,与同龄人相比,陈刚承担了更多的责任,承受着更大的压力。
  而陈刚却用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把肩上的“压力”轻轻带过。
  “我拿着企业发的钱养家糊口,就要对得起这份工作,该百米冲刺时百米,该马拉松时马拉松。”陈刚笑言,只有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的梦很近,人生也没有长久的规划。我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知道将去何处。我希翼能把今天的每一件事情都做好,明天太阳升起时,能够听到项目核准的消息,听到儿子说,爸爸,今天我又从学校学了一样新常识。”中国梦同样催生出了陈刚的梦,不过他的梦很近,也很真实。
  当记者问陈刚最骄傲自己做过的哪件事时,陈刚不假思索地说:枕头坝、沙坪水电核准下的“双黄蛋”。
  “因为第一次有了美梦成真的感觉”。
  陈刚在自己述职报告中总会轻轻带过一句对家人的歉意,字轻,情却切。
  陈刚的儿子今年五岁,最喜欢的事情是听陈刚讲故事。陈刚只要一回家,他就会立即粘住陈刚让他讲故事,因为陈刚总是打破自己只讲两个故事的规矩,为他讲很多故事。
  “我想,有时间回家给孩子做做饭,帮老婆洗洗衣服,可以陪着父母散散心。”
  或许陈刚的这个愿望就在咫尺之内,但大多数时候这个愿望却又难以实现,有时,只能把这份无奈深深地藏在心底。(马华)

--相关资讯--
·革什扎企业实行下泄生态流量保护河流生态2018/08/31
·大渡河企业年发电量突破250亿千瓦时2018/08/29
·大渡河企业月发电量创历史新高2018/08/28
·大渡河企业实施中小洪水优化调度增发电量2亿千瓦时2018/08/27
·大渡河企业提前完成8月发电任务2018/08/2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